10.21.11 |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中文)

中国当代艺术

最近二十,三十年来,中国的艺术发展得很快,变化巨大。在今年十月份的 ARTnews 杂志里有一篇文章描述下一代的中国艺术家。笔者 Barbara Pollack 解释,中国现在似乎有两代艺术家。老一代的艺术家跟年轻一代来比,他们的艺术作品,想法,生活方式等差别很大。中国的当代艺术也给国家,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这真是与一柄双刃剑:艺术作品有助于国家的经济发展,但是中国的艺术也许给艺术家,管理和负责人,欣赏人带来了重要的社会问题。

徐冰,Book from the Sky 天书,1987-1991

中国的老一代艺术家是1950年,1960年出生的。他们是文化大革命时期(1966-1978),在毛泽东时代长大的。所以他们受到了毛泽东和共产党的教育和培养。这一代艺术家在1990年代中期火起来以后,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可以意识到他们有一种从国际世界隔离的中国培养出的“中国身份”。比如说,一些流行的主题就是宣传文化大革命的画面,毛泽东的图像,改革开放的风景等。两位很有名的这种老一代的艺术家是徐冰(b. 1955)和张晓刚(b. 1958)。徐冰现在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副校长。张晓刚的一幅“Bloodline: The Big Family No. 3” 2008年在 Sotheby’s 拍卖的价格是$600万。[1] 徐冰,张晓刚以及另外一些老一辈艺术家的身份地位都很高,在中国和国际艺术界很有影响。

张晓刚,Bloodline: The Big Family No. 3,1995

除了这老一代艺术家,中国也有新的,比较年轻的一代的艺术家。他们是1976年毛泽东去世以后出生的20到30多岁的年轻人。这一代是在一个市场开放,经济发达的中国长大的。他们在改革开放和独生子女的政策下成长,同时也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影响。经过激烈竞争,他们进入了中国最好的艺术学院,但也会经常去欧洲或美国留学,向外国艺术家学习。所以,年轻一代艺术家和老一代艺术家的想法,作品的差别很大。对于年轻一代来讲,老一代的“中国身份”不是那么重要了,而他们更重视的是自己的内省,复杂思想。新一代的艺术作品经常与个人心理和社会问题有关。比如,艺术家陈可(b. 1978)和李继开(b. 1975)的油画主题就是孤独的独生子女。艺术家也受到现代社会的高科技影响。新技术发展的这么快,手机,电子邮件,电脑,互联网等都可以让大家与朋友,亲属,甚至别的国民沟通,交流。所以,有了这些新技术,中国的艺术家就可以跟全世界的艺术家联系,交流想法。现代艺术也就可以算是国际艺术了。

陈可,荆棘女王,2006

从艺术史和历史上来看,艺术是紧紧跟随金钱的。学校使用的教材显示艺术繁荣是从欧洲传道美国,特别是1950-1970年代的美市波谱艺术。然而,近二十三十多年来,国际艺术世界逐步被中国的现代艺术吸引住了。这一局面也许是两个重要原因造成的。第一,中国的经济情况越来越好,中国人变得越来越富裕了。一旦有了钱,人们就想显示自己的社会地位。收藏,展览艺术作品也就是代表一个人的身份,价值。第二个原因,古老传统的艺术品几乎都被艺术收藏家或艺术博物馆买斷了。现在拍卖古老作品是比较少见的,所以收藏家的兴趣,金钱都花在现代艺术的身上了。收藏家也愿意预测艺术市场的未来,这就像一个猜谜语的游戏。

李继开,折射反射 No. 3, 2005

中国现代艺术作品在国际市场上火得厉害有利于中国文化的发展和变化。但是,这种注意也给艺术家们带来了一些不良后果。特别是年轻一代艺术家感到压力很大。人们说艺术家得到世界市场的注意一定是很幸运的。其实,这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出名的艺术家在全世界面前暴光,压力很大,实际上并不幸运。在现代中国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年轻艺术家们会意识到金钱的吸引力。他们年龄这么小,也许还没有全部发展自己的艺术标准,艺术风格,而他们只会想到市场对哪种作品最感兴趣。艺术家还是应该有足够时间和自由来探索新概念,去找自己的艺术风格。

新一代艺术家的教育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比如说,在北京的中央美术学院,教育方式还是比较正规,比较传统。甚至美院的副校长,艺术家徐冰,管理和教育方式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特别是在艺术家艾未未今年四月初的拘留之后。这些老师们都属于老一代艺术家,他们的生活经历跟年轻一代的完全不一样。他们的思想,学习方式也不相同。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了,今日的高科技也这么先近,艺术方面上的教育也一定要跟上。老式的教育系统需要改革。

另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是现代艺术如何能在社会,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存在。在中国的艺术博物馆里经常可以见到普通人对传统和当代艺术作品的不理解,而传统和当代艺术有很大的差距。这就是博物馆的责任,应该容纳各种艺术理解水平的顾客。要是能够拉近普通人与艺术作品的距离,那么不仅能提高中国社会艺术欣赏力,也有利于艺术市场的发展,增强对中国文化的认识和理解。

总之,各种艺术风格的发展,国际市场的展开是跟随金钱的,从欧洲到美国,直至近年来发展到中国。现在是中国当代艺术的黄金时代。但是,中国社会应该做好准备,接受和容纳当代艺术。艺术变得越来越国际了。中国需要改革开放后第二轮社会开放-“当代艺术开放”。



[1] Laura, Santini. “Asian Artists Shine Despite Tough Tim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2 January, 2010. Accessed 20 October, 2011. http://online.wsj.com/

Sources | Text

Pollack, Barbara. “China: The Next Generation,” ARTnews. October, 2011. 78-85.

Santini, Laura. “Asian Artists Shine Despite Tough Tim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12 January, 2010. Accessed 20 October, 2011. http://online.wsj.com/

Sources | Images

  1. http://xubing.com
  2. http://christies.com
  3. http://auction.zhuokearts.com
  4. http://ravenel.co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rt things, Chinese, musings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